【诚台】echo

*ooc出没

*脑洞产物

平安夜,文笔渣,感谢提意见。

------------------------------------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上海有一家风光无限的明公馆,家里住着明家大姐明镜、大哥明楼,管家阿诚和小少爷明台,而今天,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小少爷明台。

有一天,明台在家中闲着没事做又口馋,看见桌上放着几颗糖,便想也没想张口就吃,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

女仆阿香回来,看见小少爷明台坐在沙发上难得乖巧的看书,便问道:“小少爷,今天没出门吗?”

“出门吗?”明台没觉得自己话有什么不对。

“我刚从外面回来,外面有好多好看的树,说今天是平安夜。”阿香回来把在外的情况说了:“真的是,我们还要过什么洋节啊。”

“洋节啊。”明台重复着阿香句尾的几个字,反应有些迟钝的终于感觉到不对了。

“小少爷你怎么学我说话啊。”阿香不高兴了,她以为明台在戏弄他。

“我说话啊。”不是这样的,明台的嘴张合几下,自己想说的话却说不出口。

“哼,不理你了。”

“不理你了。”阿香见他还在学自己说话,转身就回厨房,不在理会他。

明台觉得事情不对,自己怎么回事?想说的说不出,自己却一直在重复别人所说的话,拿了外套出门,直奔照相馆。

作为明台生死搭档的于曼丽,见明台慌慌张张的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明台,你怎么了?”

郭骑云也一脸迷茫的望着他,今天上级也没有发什么任务啊。

明台坐在椅子上,张口不出声,于曼丽见着好玩:“明台,你怎么哑巴啦。”

“哑巴啦。”明台一脸无助的望向曼丽,希望她能够懂得自己所想。

于曼丽听了娇笑起来:“明台,你怎么学我说话啊。”

“我说话啊。”说好的生死搭档呢,说好的心灵相通呢!明台从桌上拿来纸笔,上面写道: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直在重复别人的话,自己想说的说不出口。

郭骑云在旁给他倒了杯水:“怎么回事?”于曼丽皱眉,把明台写的字给他看。

“会不会你吃了什么东西了?”

“东西了。”听到曼丽这么一说,回想一下今早吃了什么,好像还随口吃了几颗糖?!会不会那些糖出问题了?

“可能是圣诞老公公送你的礼物呢,多好玩啊。”于曼丽见此也不担心,看到明台难得这种样子可谓是百年难得一遇啊。“来,弟弟,叫声姐姐。”

“姐姐。”明台怒瞪着他。

于曼丽很开心,这样吃瘪的明台实在太可爱了,还捏捏他的脸蛋。

郭骑云见况并没有伸出援手,反而自己又来插一脚:“组长,今天我和我女朋友想要一起出去过圣诞,所以我请假两天,准假吧。”

“准假吧。”郭骑云听到这话,十分愉快的回放整理自己,不一会儿一溜烟就跑了。

明台气得涯,一个比一个不靠谱!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来,中午在这吃吧,姐姐我做一桌子好菜来招待你,好弟弟。”

“好弟弟。”明台生无可恋脸望向于曼丽,于曼丽被明台怨念的小眼神看的萌,揉捏了他的脸。

明台秉着绅士的风度表示不与他们计较!自己宽宏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

从于曼丽哪里吃过午餐之后,回家的路上百思不得其解,按理来说那糖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啊,自己为何会这样,就像是希腊神话中echo森林女神一样,难道真的是圣诞老公公的恶作剧?

“明台涯,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出去玩了呢,在外面吃了没?”明镜瞧他魂不守舍的不回自己话,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明台,你怎么了?”

“怎么了?”明台伐开心,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坐在沙发上。

明镜:“明台,问你话呢。”

明台:“问你话呢。”明镜瞟了一眼他。

明镜:“你这孩子,怎么老学人说话,正经点。”

明台:“正经点。”大姐我真的是不是故意的,这不可抗,没办法啊。

明镜拿他没办法便也不管他,明台讨好的过去帮大姐按摩,明镜心就软了。

这时,明楼明诚回来了,瞄了眼明台无精打采的替明镜按摩的就觉得好笑,他几时这么乖了:“哟,这时哪里吹的西北风啊,我们家的小少爷还会替人按摩呢,不高兴了?”明楼调笑道,明诚在旁偷笑,惹得明台盯着他。

明台:“不高兴。”

明楼脱下外套,奇了!明台还会说不高兴呢:“说吧,又要买什么?”

明台:“买什么?”

明镜摇摇头不跟他们闹,进了厨房看阿香都买了些什么。

明诚坐在他旁边拿出一个绿色的礼物盒给他:“圣诞礼物。”

明台还是觉得阿诚哥对他最好,对着明楼呲牙咧嘴:“诞礼物。”

明诚故意逗他:“还有礼物给我们?”

明楼目不斜视的翻了一页报纸:“我们家的少爷长大啦,还会买礼物给我们呢。”

明台愣了,礼物?什么礼物?什么都没有啊,仔细一想肯定是这位大哥逗着玩呢,开不了口,明智的沉默。

明楼:“对了,我放在桌子上的糖呢?被谁吃啦?”

明诚:“什么糖果?”

明楼:“我在街上的一家店铺里买的糖果,店主说吃了糖就有好事发生。”

明台简直想吐血,好事个球球啊!自己都快被这个糖果给弄惨了,明台迅速的跑回房间,写下自己的事拿出去给明诚他们看。

明楼看完表示喜闻乐见:“这糖大概没有什么副作用,明天就好了。”

明台从明诚抢过苹果恶狠狠的咬了一大口。

明重新削了个苹果:“也不怕噎着啊,吃慢点。”

明台不理会,果不其然的吃太快了被噎着了,咳嗽个不停。

明诚顺顺他的背:“我都说了吧。”等他好点,有先见之明的把提前削好的苹果递他吃。

知道内情的明楼见此心里十分不愉快。

明台不高兴,不高兴的习惯喜欢抓住明诚的手扒拉他的手指反反复复的看,然后十指紧扣,笑的格外似小孩,明台终于记起被他遗忘的礼物了,拆开,是一块怀表,里面有着明家私人的合照,明台感激的抱住明诚。

明楼这个单身的受到了10000点伤害,有情人了不起啊!哼。

明家晚饭吃的早,黄昏时菜都上桌了。

明镜举起酒杯:“今天开外面过什么洋节,我们也来凑凑着热闹,今天就开心点。”

明楼依附道:“大姐说的对,今日就开心点。”

明台也不自觉的重复:“开心点。”明诚没有说话,只是举起酒杯与他们碰杯,脸上也是快乐的。

一晚上欢声笑语,明台老师重复他们所说的话,逗得他们直笑,明台不在意,家里人高兴自己也就高兴。

到了睡觉的时间,明台跑去明诚的房间,像个猫高高的翘起自己尾巴高傲的巡视自己的领土,明诚任由他去,笑了笑。

临睡前,明诚搂着明台,在他的额头上献上自己虔诚的吻,在耳畔说:“我爱你。”

“我爱你。”平常二人甚少说出这些肉麻的话,明台从耳朵尖上冒红,幸好关灯了不然明诚会蹂躏他的耳朵,脸上似乎冒着热气像是要把人蒸熟了。

明诚爱极他在自己怀里乖巧的样子,就像小时候自己刚来明家,阴暗沉默的站在一旁,明台那时是个小团子长得人见人爱的样子,见到自己的同龄人难免的觉得好奇,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前挪,用自己弱小的身躯抱住他,安慰道:“不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之后得知明诚比他大几岁以后,气鼓鼓的,让明诚觉得好玩极了。

他忘不了他的拥抱,在黑暗呆久了,都忘了光是什么样的,一只小手把他从那里拉了出来,重新见到了光。

愿在未来的岁月中,我能够一直伴随在你身旁。


评论(5)
热度(55)

ONE

一隻高三狗 博愛黨 手殘寫手 話嘮

©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