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ABO】漩涡

*文笔渣

*第一人称

*ooc

我就喜欢这个标题,余战否!我开心我高兴!

没有肉的ABO,无条件的支持我家南太太!

-------------------------------------------------------------------


浑身伤痕,弱小。这是我对于即将来到明家住的人的第一印象。我试图去接近他可每次都是失败告终,久而久之他不再理会我,他只亲近大哥,我讨厌这种被忽视感受。

“阿诚哥,陪我去玩吧。”我拉着他的衣袖说。

“我还有事。”转身就走。

盯着他远去的身影,我心中有股闷气,跟大姐说自己跟明诚去玩了。

我躲在附近的树林里,等着他发现自己不见就会来找自己了,很开心。

等我再次被找到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迷迷糊糊的被明楼抱在怀里,余光看见明诚那张哭花的脸,瞧!看你再不理我。

推开眀楼,跑过去抱住他:“阿诚哥,不哭。”其实我本意并非想让他哭的,我只想让他注意我,他紧紧拥着我没有说话。

之后的他每次有空闲的时候都会陪伴在我身边,他手把手的教我写字,他会陪我玩,教我打羽毛球,我甚至有时候睡觉都会在他的床上睡着,我与他在那段时间几乎形影不离,我很喜欢他的笑,像是阳光。

当我知道他和大哥要去巴黎时,我坐在他床上裹着他的被子面目表情的看着他:“你要走了吗?”

“嗯。”他搂着我,“别怕,我会回来的。”

我没有去送他,自己在坐他房间里整整的呆了一天,他很喜欢画画,我偷偷的去撬开了他的锁,整整齐齐的一叠画纸,我惊呆了,上面的画的人全部都是自己,我崩溃的大哭,引来大姐,她吓坏了一直在问我为什么哭,我没有说,小心翼翼的放回去,把房间给锁住。

“大姐,我也想去巴黎。”我扯扯大姐的衣服。

“明台乖,我知道你想去找阿诚,但是呢,他要读书所以等你再大点就去好吗?”我说好,欢欢喜喜的跟大姐去吃饭了。

敌国来袭,大姐为了保护我把我送去了法国,大姐是个Beta说自己不会怎么样,我很担心我也拉着她让她跟着我一起去法国,大姐说自己去杭州,把自己送上了飞机,我远远的看见大姐哭成泪人,感觉自己的脸上也是湿漉漉的,一摸,原来是眼泪。

我终于见到他,他长高了,身姿挺拔风度翩翩,在一群洋人里显得格外惹眼,他朝我挥了挥手:“明台。”我冲过抱住他,梗咽的说:“阿诚哥。”

他显然被吓坏了,慌手慌脚的:“这是怎么了?”我摇摇头。

他特别为我准备了一间房间,很适合他自己的房间,我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先休息会吧,等会下来吃饭吧。”门关上了,我卷缩在床上,深深呼吸着似乎有他的气味留在上面,不知不觉的我睡着了,有人在轻轻的咬我,我想拍走这个蚊子实在太讨厌了。

“明台,明台,醒醒。”声音低沉的环绕在我耳边,好听极了。

我最后还是被扛了下来,迷迷糊糊的啃着面包,他很担心:“是不是头晕了。”

大哥在一旁冷哼声,我瞬间清醒过来:“没有。”

在巴黎的第一天,我闲着没事,办学的手续还没下来,我对明诚说:“阿诚哥,带我去学校吧,我好无聊。”

明诚:“不行,你的性征还没觉醒出去不方便。”明诚自己是个Alpha,对于我的要求他向来都是先拒绝的。

我:“阿诚哥~”

明诚:“不行,外面很乱。”

大哥翻了一页报纸:“带他出去吧,省的在这闹事。”

我欢天喜地的跟他出去,他紧握住我的手,生怕我跑丢了。

巴黎的街头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他带我进了图书馆说:“我今天在这里看书,不走了。”

我很失望:“不是说去学校玩的吗?”

明诚:“不去了。”

我百般无聊的随意拿了本书靠在他身上。

明诚:“小王子?你还看童话书?”

我仔细一看:“童话里也蕴含着大道理。”他无奈的看着我,笑了。

突然,一个洋妞出现在他身边,对他叽里呱啦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看表情貌似是很开心?他也礼貌的回了句,我听不懂,洋妞开心的拥抱了他,还亲吻了他的脸,我感觉十分生气,我很想推开那个洋妞,跟她说这个人只有我能碰,但出于礼节与他不能这样做,我独自一个人坐在那里生闷气。

回到了家,关上房门把自己关在里面,不管他怎么敲门都不开不回应他,他忍无可忍拿了钥匙开了门:“你怎么了?”

我没有说话,我只感觉我很不爽,心口像是有东西堵在那呢,呼吸不得。

“我的小少爷啊,你又怎么了?”

我把他压在床上,抱住他:“阿诚哥。”

他像是安慰小孩一样顺着我的背,我说不出话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心中的气如何发出去,我只是抱着他不说话静静的。

离开巴黎的那一天,他没有来送我,我独自一个人来独自一个人走。再次看见大姐,她瘦了,我很心疼,我努力的表达出自己开心,讲了很多自己在巴黎发生的趣事,大姐听了一直笑。

过些日子大姐说要把我送到香港那边去,我一点也不想去,恰好这时我觉醒了性征,是omega,大姐为了我身体着想立刻把我送到香港去。

在飞机上我遇到了一个人生的转变,王天风。

等我再次醒来是在床上,他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桌上还放着一个试管似的东西,他让我喝了,我不肯被他揍了,然后我喝了,在军校的日子很单调,我有了一位生死搭档叫于曼丽她是Beta,她人很好,我们经常在一次,从军校毕业了,王天风送了一块手表给我说是毕业礼物,我欣然的接受了。

回到了上海心情很不同了,我带着于曼丽去了照相馆,店长是郭骑云曾经是我的教官而他现在是我的下属了。

我听了于曼丽的话回了家,大家都很欢喜,欢声笑语,快乐的气氛,我最喜欢过新年的原因就是这个了。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有一段时间没有喝抑制剂的我发情了,大姐把我关在房内我手顺把明诚拉了进来,落了锁,不管在外面大姐气急的敲门。

当omega遇上了Alpha都会情不自禁的,我在他身上摩擦撩起他的XING欲:“阿诚哥,我好难受。”我脱下他的衣服,亲吻他的嘴唇,他也控制不住自己,我与他水乳交融,融合一体,我得到了极致的快感,我不断在他的耳边呻吟喊着他的名字:“明诚明诚…”一遍一遍的,他埋头苦干,受不了了堵上我的唇,用舌头扫荡着我的口,他标记了我,永久的。

在此之后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有因为这个缘故而发生变化,他宠着我,我喜着他。

我怀疑家里人,当他把枪对向我时我就知道自己完了,我对墙上他的花开了一枪,我试探过他,他说报国是信仰。

于曼丽死了,郭骑云也死了,为了该死的密码本搭上了他们的性命,为了行动方便我拜托医生割掉了腺体,很痛。

我亲自去见了老师质问他,我和他大吵一架最后我选择相信了他但我还是亲手杀了我最敬重的老师,心中充满了恨意和愤怒,为什么每一个都在骗我,我从头至尾的都被蒙在鼓里,为什么?

我在七十六号里受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汪曼春给我打了致幻剂,试图从我口中套出有用的消息,我看见了大姐姆妈,阿诚哥,十指连心,她一个个的拔掉我的指甲那感觉真的很痛,痛的我大喊,知道无力昏迷过去。

我似乎看见了明诚,他还是那样衣冠楚楚温润如玉而我浑身血污肮脏不堪,他给我了一个拥抱在我耳边说:“站稳了,别晃。”

“嘣!。”枪打中了我身上,我昏死过去。

再次醒来我在床上,柔软舒服的床上,原来我没有死,我还活着,可为什么让我活着呢,我的组员我的老师都死了,为什么还独留我一个人活着,这不公平。

在这间屋内我慢慢恢复身体,照顾我的人是一位名叫黎叔的中年男人他是个GD,有一天,我拿晾衣架发现了他放在那的照片,上面是一家人,一个小孩一对夫妻,看起来很和谐很美满,上面的小孩是我,但我怎么也没有想过他会是我的亲身父亲,我们站在那对视无语,我问他为什么不来找我,他说他他不敢,这世道乱,我知道,从小时候我一直都知道,我沉默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说他不奢望我能够叫他父亲,但希望只要我还活着自己就已经很满足了。

明诚来看望我了,我和他打了一架,我肆意妄为的对着他发脾气,我被他按到在床上,酣畅淋漓的来了一场xing爱,他拉着我手亲吻着伤,我想缩回手,我的手指很难看,他说:“不会,还是和以前一样,很漂亮。”他总是能有方法让我冷静下来,我拥抱着他,不说话彼此都懂得。

大姐帮我洗头,细数着我小时候调皮捣蛋的事,明诚听了直笑,我跟黎叔说我想要进GD,为了报国。

大姐被汪曼春挟持了,我心急如焚的跑去救他,但明诚拦住我叫我不要冲动,可我不听,和大哥联合杀了汪曼春,回到黎叔那,黎叔说上级想要和我见一面,说是让我去干情报工作,我好奇的人出现了。

推开门,是明诚:“阿诚哥。”

明诚:“上面有人在等你,上去吧。”心里好像抓住了什么。

我望着那熟悉的背影,:“大哥。”我让他告诉我死间计划的全部过程,从头到尾都是一场戏,我哭的喘不过气,眼泪不停的掉,手里还攥着一块怀表。

明楼:“请问你带烟了吗?”

我:“对不起,我刚刚戒烟。”难以置信的往后退,“大哥,你是GD。”他眼神坚定的看着我,他让我以双重身份潜伏在两党内,我讶异大哥的三重身份,这一定很幸苦,他说他很羡慕我,他没有辜负国与家,也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他向来坚定不移的走着他的道路,救国。

临走前我拥抱了大哥,这也许是最后一次见了。

在赶往火车站的时候,得知大姐被藤田芳政带走了,我不管不顾的冲过去,拿着一把枪,一个一个的杀掉,日本人用枪抵住大姐的太阳穴说我如果不放下枪就杀了我大姐,我放下枪的同时医生枪声在后面响起,他慌了阵脚,我趁机杀掉那些小兵,可他还是不肯放开大姐。

大姐为了保护大哥,身中几枪,我跪倒在她面前泪流满面,她一直让我走,我不肯走也不想走,我紧紧拉着她的手,明诚把我推上火车,我已经是泪眼朦胧了一直在喊着大姐,让她不要抛弃我,不要赶我走,但是大姐以后再也回不来了,我无力的蹲在火车座椅上,一直在哭,这次没有人来安慰我,大姐不在,明诚不在,大哥也不在,我像个被丢弃的孩子一样。

军火顺利的送到了根据地,在北平的日子里我曾不间断的干着我该干的事,把该清除掉的人都清楚掉,我跟上级申请去前线,上级拖了好几个星期才下来,

我如愿的上了前线,在战场刚上浑浑噩噩的活着,我早料到我会死,所以我提前写好了一份信给明诚让黎叔把心在我死后交到他手上。

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里我们活着就是一种幸运,为了自己的国与家我不惜献上我的生命与热情,他说的对极了,报国是信仰,我不曾后悔我经历过的事,在我的身后有他们,你看,他们见到我是不是会很开心,至少我还是做到了,没有辜负,我对得起自己的心,无悔。


评论(9)
热度(72)

ONE

一隻高三狗 博愛黨 手殘寫手 話嘮

©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