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吏靑】敬往事一杯酒(一)

*脑洞与梗均出自 @BertieKHR 

*ooc

*灵魂摆渡与伪装者Crossover

新春快乐,文笔不好,实在比不上太太,十分感谢太太的帮忙。如果有什么意见欢迎提醒。

----------------------

“你好,我是隔壁新上任的摆渡人。”

明诚看着他熟悉的脸恍如隔世。

我们如海鸥之与波涛相遇似地,遇见了,走近了。海鸥飞去,波涛滚滚地流开,我们也分别了。①

明台困惑,这位先生好像认识自己:“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明诚泡了一杯香醇的咖啡放在他桌前“我知道。”知道你的一切。

明台有一种莫名的情绪从身体里蔓延开,苦涩、喜悦的。自己对于眼前这位陌生人有种无言的熟悉,情不自禁的想与他亲近些。

明台与他见过面之后就回了自己辖区,桌上未动过的咖啡早已冷透。明诚呆坐在椅上,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

灵魂摆渡人,引生魂入六道轮回,杀厉鬼除恶灵,与冥主定契,记忆为押,能永生有元神永无灵魂。

明诚只能算是暂时的摆渡人,他不知明台与冥主交易了什么,交换了什么。

也许有一个人能够解开他的疑惑。

赵吏。

夏冬青打完工正在回家的路上总感觉一直有人在身后跟着他,每次一回头都没有人存在,这是撞鬼了?!

一个貌美如玉穿着艳红汉服的女人站在十字路口,神色哀怨,夏冬青忍不住侧目而视。那个女人大着肚子,她声声凄凄:“郎君啊,郎君啊。”她的双目一直盯着夏冬青眼都不眨,充满爱意与恨意的交织,深深透露着诡异。

“夏先生?”

夏冬青吓了一跳,回过头,衣冠整齐面带微笑的明诚站在他背后,他心有余悸的拍拍自己的胸脯:“明先生,怎么会是你啊,吓死我了。”

“不要去看,会被她缠上的。”明诚大步往前,夏冬青也紧随其后。

那个女人在明诚出现后就消失在街口。

两人一路身上默默无语,夏冬青虽然好奇那个女人是谁,但明诚的脸摆明了就不想搭理他。

“明先生你先坐。”夏冬青得知他是来找赵吏,不由得觉得奇怪。

娅在旁扒拉着栏杆,观察明诚。

赵吏回到家中,明诚一本正经地坐在沙发上面容含笑的看向他,他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把自己摔进沙发里,大腿架在桌上“如果你问的是那件事的话,我无可奉告。”

“我相信赵先生是个讲道理的人,我只是想知道当初到底是谁带走的他而已。”明诚微笑眼神却变得犀利。

饶是赵吏活了这么久这点都处理不好,他也枉费了冥主对他的厚望了。

“我只能说上面下的封口令,今后他会跟着你学习。”赵吏晃晃茶杯“灵魂摆渡人,不是这么好做的。”

明诚当然明白,他只是不想再一次的让明台陷入而已。

“冥王。”能够让赵吏封口的那个人无非也就是她了,明诚说出这两个字,见赵吏脸色一变,心下了然。

“恕在下打扰了。”明诚转身就离开,也许有些事情要仔仔细细的问清楚,他没有告诉赵吏夏冬青已经被盯上的事,他没有问不是吗。

赵吏对于这位老特工显得格外的头疼,且不说他的背景,单他一人也是够难搞的,这该死精明的老鬼。

“明先生这次为了什么来?”夏冬青担心的问道。

“哦,青仔。你不关心一下我,居然关心那个老鬼。”赵吏假装哭泣,还把身体直接赖在夏冬青身上。

“你有什么好关心的,那两个人现在到底如何了?”

“很好,好的不得了。”赵吏泄恨的咬了一口苹果,又塞到夏冬青的嘴里。

娅瞧见他们的小动作双眼冒光,妥妥的奸情!这个情报必须要和翡翠交流。娅作为一名吏青的死忠表示要推翻翡翠的青吏这个CP!把她入吏靑的坑!

娅歪头一想,那位眀诚先生和明台,看起来也很萌呢。娅二话不说回到房间对着电脑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脸上还带着奸笑,让原本问她要不要吃夜宵的夏冬青吓出了房间。

“娅最近是怎么了?怎么感觉怪怪的。”夏冬青问赵吏。

赵吏耸肩,嘴角意味深长,眼中带着笑意。

天色阴沉,雷鸣奏响,细雨蒙蒙,一股股刺骨的寒风吹来,让人不禁寒战,女人站在距离夏冬青家不远处,双目大睁紧盯着大门,脸上带着愉悦,摸摸自己鼓胀的肚子说:“宝宝,很快…快…….”

薄雾下的清晨尚未清醒,阳光的照射让这沉闷阴暗的大地有了一丝活力。明诚打开咖啡店的大门挂上正在营业的牌子,为自己泡上一杯香浓的咖啡,看着今日的报纸。

明诚并不担心明台,因为自己相信明台即使没有自己也能做好事情。

门被推开,响起了悦耳的铃铛声。

“欢迎光临。”明诚头也不抬。

明台坐在明诚对面眉开眼笑的:“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明诚抬起头,是明台。脑中闪过一句:‘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久了。’②。

“我能叫你阿诚哥吗?”

“当然。”你一直都是这么叫的。

“阿诚哥,能帮一下小忙吗?我辖区里有个女鬼,我搞定不她。”明台托着腮帮子,那双桃花眼一眨一张的好看极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初识的人有种从心底里的依赖,明明才刚刚认识,却有种与君初相识,犹似故人归的感觉。

明诚熟知他的鬼心思,挑眉“那现在她在哪?”

“夏冬青身边。”

“你还知道他?”

“我当然知道了,我来这里的时候早就打听好了。”明台一脸得瑟样,如果有个小尾巴估计能翘上天。

明诚笑的宠溺:“不急。”余光瞟见明台的指南针袖口,百感交集。

“阿诚哥,别看报纸了。”明台不满他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不自觉得对他撒起娇。

 

这种场景发生过很多次,在明公馆。

 

明诚垂下眼帘,报纸上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叹了口气“那名女鬼是我从接管这里时就已经在这里了,上一任的摆渡人在去冥府前曾对我说过不要理会她的事,你也不用理会。”

 

“可是那个女人身上怨气冲天,我怕她会变成厉鬼。”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③有些人必须得承担后果。”

 

“可是夏冬青是无辜的。”明台反驳。

 

“前世之债,今生还。”明诚像变戏法一样拿出柠檬蛋糕放在他面前。

 

明台眯着眼,冬日的暖光在他身上镀了毛茸茸的金色,像极了隔壁家大爷养的猫。

 

“是他的终究会是他的。天道皆有轮回,有因必有果。”

 

明台不懂。平日满是雾霾的京城今日难得出现了蔚蓝天与温暖的太阳,店内飘着咖啡的苦涩香味,他细细的品味口中的柠檬蛋糕在他嘴里融化,口腔充斥着柠檬的香。

 

临到深夜,一轮弯月好好悬挂于空,天上挂坠着三五点星,惨白的月光洒落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夏冬青也按照以往一样回家,可转头一看那名女鬼离自己越来越近,夏冬青心里发怵,脚下越走越快。

 

“郎君,郎君~等等奴家。”女鬼柔声细语的声音忽近忽远的在夏冬青耳边响起,一扭头,女鬼的脸正对着他,她双眼发红眼眶带血泪,脸颊两侧被挖空,不断冒着鲜血。夏冬青尖叫着往后退,他见过许多鬼可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

 

女鬼呜呜哭泣“郎君~郎君~”

 

“我不是你的郎君,你认错了人。”夏冬青连忙的跑起来,可那女鬼还不依不饶的喊着,一直在他身后。

 

跑回家把门锁上,无力的沿着门坐下,满头冷汗背上早已经被冷汗弄湿了,他粗喘着气。

 

娅听闻关门声就跑了下来,见他这般模样,想必夏冬青又惹上了什么东西,皱眉:“这是怎么了?”

 

“有…有鬼。”

 

“我知道有鬼,鬼呢!”

 

“门外。”

 

娅透着玻璃看到了那个女鬼,此时的她一头乌黑的秀发遮住了她的脸,只能瞧见她鼓胀到可怕的肚子。

 

“真没用,这栋房子被赵吏下了符咒,她进不来。不过那女鬼看上去怨气极重,不久就要化为厉鬼了。”

 

娅把温水塞进夏冬青手里,让他缓过神来。

 

夏冬青说:“她一直在对着我喊什么什么郎君,可是我根本不认识她。”

 

娅听了哈哈一笑:“估计是你前生留下来的债呢?”

 

“……”夏冬青无言的瞧着娅。

 

“烂桃花哦。”

 

赵吏回到家里,看着两人那‘暧昧’的对视,心里像是被打翻了陈年老醋酸了吧唧的。

 

“这是干嘛呢!”赵吏挤在他们中间,挡住了娅。

 

娅不禁翻了一个白眼,上楼去了。

 

夏冬青则是把刚才那件事告诉了赵吏,看看他有什么法子。

 

赵吏听完沉思许久:“这件事你别管,我会解决。”

 

夏冬青十分信任赵吏,也就由他去。

 

赵吏从他自己身上掏出两道黄符:“这玩意虽然说没啥用,但能抵挡一会,你以后打工回家了就打个电话给我。”

 

“不用,我自己能走回家。”

 

赵吏知道他不想麻烦别人,叮嘱他一定要打个电话给自己。

 

赵吏走出了房子,大步流星走向自己的爱车,目的地直奔明诚咖啡馆。

 

明诚知道他要来,早早地为他备上冒着热气的咖啡。“赵先生,你好。”

 

这该死的老鬼,“你早知道我要来?”

 

“您为夏先生所做之事,我均有耳闻。”

 

“那就麻利点,那是你小弟管的辖区的事。”赵吏不耐烦。

 

“事情皆有因果。”明诚笑的无害,赵吏看见心里不住的腹诽他。

——

①②出自泰戈尔的《飞鸟集》

③出自《诗经·大雅·荡》

 

评论(10)
热度(21)

ONE

一隻高三狗 博愛黨 手殘寫手 話嘮

©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