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未命名

女装癖明台X腹黑流氓管家明诚

AU

ooc

感谢小天使帮忙 @BertieKHR 

祝小清新林太太 @IdoRingo生日快乐,希望我在有生之年看到你写污。

------------------------

镜里的人一头乌黑的长发垂至腰间,穿着一身绣着精巧金丝黑色旗袍,胸前略微平坦,化着精致的妆容,嘴上一抹艳丽的红显得整个人妩媚动人,脸上有着淡淡的喜悦之情,靓丽至极。明台喜欢镜中的人,自己是享受着穿女装的,虽然已经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享受的。明知道这是不对的,但他偏偏不想改变。

明台是明家的小少爷,上面是宠爱自己的大姐和大哥,身边跟着的是管家明诚。明家在上海是赫赫有名,大姐明镜十七岁执掌明家在明家危危可及时力揽狂澜救回自家的产业,还办的风生水起,大哥明楼海外留洋回来,满肚子洋墨水,现在是明氏企业财务部部长,在金融界中人称毒蛇,谁让他每次看中的就咬死不放还能赚得盆满钵盈,明家小少爷明台,人人见到都会说声纨绔子弟,不思进取。他不是明家的孩子,和明家也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只因自己母亲救了明镜明楼姐弟,明台才会进了明家。

明台知道自己的大姐大哥是真心爱着自己,也把自己当成亲生弟弟在教育。他三岁进入明家时虽然还懵懂无知,但他懂得感恩,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回报。而且明台心中有个小秘密,他喜欢着自己的管家明诚。明诚是明家原本的仆人桂姨领养的孩子,明镜明楼发现这孩子的时候他气息奄奄危在旦夕,才得知桂姨在虐待他。明镜明楼辞退了桂姨把他接进明家教他做人,又送他进入学校学知识,让他陪伴着还小的明台。

明诚幼时的生活充满了暴力和伤害,初次见到明台时怯懦害怕的不敢上前,明台是个自来熟,看到比自己还要瘦弱却比自己年长的孩子时,用自己小小的手抱住了明诚说:“别怕!我会保护你的。”明诚顿时眼泪汪汪,金豆豆一颗一颗的往下掉,犟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明台慌了,手足无措的哄着明诚,自己也扁起嘴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两位大的看两个小的拥抱在一起可怜兮兮的哭着,很没良心的大笑不止,实在太可爱了。

第一次看到镜中完全陌生的自己,明台像是不认识自己的身体一样,他一动镜中也跟着一动,他一微笑镜中也一起笑。明台笑着笑着眼里就流出了透明的液体,是眼泪。为什么会哭呢?这样不是很满意吗?可是心里缺失一块空空的,很难受,阿诚哥会喜欢吗?这样的我会不会令他讨厌?明台咬着唇不让自己的哭声从嘴里泄露出来。明诚半夜起来本想看看小少爷,打开了门缝,见他心爱的小少爷穿着裙子光着脚无助的在镜子面前哭泣,然而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十八岁的明台刚胡闹完自己的成人礼时,周围已是一片寂静,他穿着旗袍,从后门溜出了明家。只有在黑夜里他才能肆无忌惮的穿着自己喜欢的女装光明正大的走在街上,黑暗掩饰一切丑恶也替明台笼罩遮羞的面纱。脚下的高跟鞋每走一步就发出清脆声回荡在这空无一人的街道。一身旗袍的明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根烟,烟灰抖落在地面上燃尽了余灰,那抹了艳红口红的嘴吐出烟雾格外的魅惑。

“亲爱的小姐,自己独自一个人吗?”一道低沉而又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明台警惕的回过头,一脸的惊讶。明诚衣冠整齐风度翩翩身姿挺直的站在,眼神复杂打量明台。明台有些恐惧的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他不想让自己阿诚哥知道自己有这种癖好,怕他从他的眼里看到厌恶,转身离开。可明诚一把握住他的手腕,拉他入怀,搂着他穿着旗袍更显纤细的腰。

“小姐,愿与在下共度良宵吗?”明诚勾起嘴角笑得邪肆。明台看他不揭穿自己,所以这场戏可以往下演了“当然了,先生。”明台把手中的烟喂在明诚唇上,明诚也理所应当的接受了,美人与尼古丁向来共存。明诚把烟雾呼在明台的脸上,亲吻着他在梦里遐想已久的唇,明台也努力的回吻但比起吻技高超明诚还略显青涩,不一会明台气喘息息“你可以用鼻子来呼吸。”等他缓过神继续吮吸着他的红唇,像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两人本是情投意合借着这个机会便入了戏,入情的连烟都烧到手指都不自知。

月亮悄然露头,柔和的月光反映在湖面上波光粼粼,一对璧人在树下相互拥抱亲吻似要离别的恋人一般。明诚慢慢地优雅退出温热的口腔,明台瘫软在他怀里,满脸通红“先生可还算满意?”明诚舔舔唇似在回味着美味。“当然。”明台的手指划过他俊秀的脸,调笑道“那先生下次还来吗?”

“美人邀请岂敢不来。”

看着夜幕下明台渐行渐远的身影,明诚呆愣站在原地不敢回想自己对自己的少爷做了什么糊涂事,他深夜看到自家小少爷不睡觉穿着女装跑出去夜游,自己也悄悄的跟了出来。明诚其实早就发现明台的这个癖好,他看着小少爷如真正的美人般窈窕的身躯,内心没有一丝厌恶,除了讶异甚至还有些惊喜,这是不是证明着自家的小少爷是喜欢男人的?!接着明诚又默默的查了许多相关的资料,一不做二不休的制定了一个计划。

明诚是有私心的,他爱着明台。把他从那无底的黑洞里拉出来的明台是他唯一的温暖,是他如今生于在世的理由。他看着明台从一个软糯可爱的小孩成长为俊秀美丽的少年,一步一步的。他的目光越来越离不开他的身影,发现不对时已经为时已晚。在梦里明台在自己身下娇喘呻吟,自己在他身上落下属于自己的印记,春梦了无痕。

明诚开始躲避明台,因为他明白,看到小少爷灿如骄阳的笑脸自己会忍不住。他知道明台的女装癖,自己并不排斥反而感到另外一个明台也是如此美好。更想把他囚禁在自己的床上日日CAO干,在他细腻光滑的身体上烙下自己的标记,那双眼只能看见自己,他的世界也属于自己。明诚想要独享占有明台,可是这么温柔而又美好的明台,自己却对他抱有如此下流无耻的想法。

隔天明台胆怯的躲在房中,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竟无脸面对自己的阿诚哥,他会不会讨厌自己?会不会觉得自己恶心?明台心中自我厌恶的感情涌上心头。

“叩叩。”敲门声让明台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谁?”

“小少爷,该下去吃早饭了。”熟悉的声音从门的另外一面传来。明台打开门,果然。明诚衣冠楚楚面带微笑的望着他。

“阿诚哥。”

“该下去吃饭的。”明诚催促他洗漱,自己先下楼了。

明台见他也没有把昨天发生的事放在心上,心中像是有东西堵着,眼底奔涌的暗流无处可去,竟在眼底形成深不可测的漩涡。

明诚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吃完早餐后照常后正常去上班,连一眼都没有看明台那幽怨的眼神。

到了傍晚阿香和大姐一起去了苏州老家,明楼有应酬所以会晚回家,明诚因为说自己身体不适早早回了家,回到自己的房内,继续完成着昨晚没有完成的画。

明台去找自己的好朋友于曼丽。于曼丽是明台高中时认识的,后来不打不相识竟然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好友。她是一位风情万种身材火辣的美人,长相艳丽柔声似水却是江南女子。也是唯一知道明台有女装癖和他喜欢他管家的友人。明台把昨夜的事告诉了她,于曼丽不由得大惊:“什么?他知道了?”

“嗯。”明台无精打采的样子像极了被主人遗弃的小猫可怜巴巴。

“放在眼前都不吃,他是柳下惠吗?不过他应该对你也有好感。”于曼丽也为明台的单恋感到心疼,要不是于曼丽不是男的,不然她就上了!

“要不你晚上试着勾引他?”

“怎么勾引?”明台一听眼睛都亮了,或许这事有突破呢。

于曼丽在他耳边低声说着她的主意。两个同属一个战壕的壕友,俗话说的好,三个臭皮匠顶过一个诸葛亮,虽说他们只有两个人但凭着她们两位高材生的聪明才智就不信拿不下一个明诚。

明诚心心念念的想的人全都是他家的小少爷,他回忆着昨晚那个不一样的明台,笔下迅速的描绘出昨夜媚若无骨的美人,等回过神来时画纸上已经有了一位活生生的明台。他把画照例的藏在黑箱子里,里面有些许多形态不一的小少爷,还有他在巴黎留学时想给小少爷寄的信,不过他不想让明台知道,于是把她们都收藏在黑箱子里。

明台与于曼丽已经打好了算盘,回家正兴奋冲冲的准备实施他的计划。他换好睡衣偷偷的溜进明诚的房间,自从明台上了初中后就再也没有跟他的管家睡过同一张床了,心里不免得有些小紧张。一眼望过去桌上的黑箱子格外引人注意,明台心生好奇,简单粗暴的撬开锁。一张张明台的画像塞满了整个箱子,明台内心极度震惊,他每看过一张就有种忍不住想哭,乖巧吃饭的明台、在球场上肆意玩闹的明台、穿着女装的明台、画着妆的明台许许多多就连明台自己都不知道的事都被明诚一一画了下来,还有旁边叠放整齐的信,明台都仔仔细细的看下去。

明诚工作完了回到房间,看到的是明台一手拿画一手看信已经是泪流满面,哭的抽抽搭搭的,他回过头来,“阿诚哥。”

他不回应想转身就走,明台从后面拉住他的手一把他扯进房间,脚把门给带上。他不能让他给逃了,这一次错过了就没有下一次了。明台还在哭泣一口一口的叫着阿诚哥,哭得明诚心都软了,他想要回拥着他,可是一步踏出来了就再也回不去了,可是没关系自己会成为他的唯一的后盾。

“阿诚哥,我喜欢你!”明台脸上满是泪水活生生的像是被抛弃的小孩紧抓着他胸前的衣服。

“小少爷……”明诚知道,没有回话只是瞧着他的脸。

“我不管!如果你不接受我,我就告诉大姐说我喜欢你。”明台之前与于曼丽定制的所有计划全部被他自己全部推翻,明台只想着明明他拥抱的人也爱着自己为何就不承认。

“明台……”明诚眼一眯,暗自勾起嘴角。

是他的终究会是他的。

他抚摸着明台细软乌黑的头发,一声一声的叫着。他推开明台,捧起他的脸吻着那张唇。明台突然想起,“阿诚哥,你知道那件事。”

“知道。”

“那你会不会……”

“不会,我的小少爷。你永远是我心中最美丽的。”

明台苦涩一笑,他一定觉得自己很丢人,毕竟自己这个癖好是如此的恶心。他不安的揪着自己的衣角像个犯错的小孩。明诚拥抱着他安抚着他的害怕,“别怕,有我。”

一听这话明台微微一笑,好看极了。

在未来的年岁里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来了解彼此,包容彼此,一定会携手同行。 

评论(3)
热度(66)

ONE

一隻高三狗 博愛黨 手殘寫手 話嘮

©ONE | Powered by LOFTER